萧绎

最近看到朴树 竟然觉得很多地方他很像你

节目组邀他去古巴旅游 到了地方他说 我好后悔

被问到 无论生老病死 都会爱着吴晓敏吗 他说 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谁能说未来啊

吴晓敏问他 如果我死了你会怎么样 他说 会好好活着

不然呢 天天缅怀她?跟她一起死?说着自己都笑了

还有 他从来没给吴晓敏送过花

没说过什么浪漫承诺 不回复吴晓敏的微博


真的看笑了 每句话都跟我设想的你的回答一模一样

我甚至还想过 我们如果有一天分手了 你会娶别人吗

我觉得答案是 会啊😂


评论里大片大片的不理解 觉得吴晓敏太受委屈 我却觉得我或许能理解她

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 骨子里的自我 是不会被爱情改变的

虽然如果我来回答 会回答出几乎全部相反的答案

我也依然觉得 很有趣 我理解 我全部理解

虽然看上去如此不同 可一定骨子里是契合的

骨子里都是疯小孩


有个网友我觉得说得非常对:

不是“生活”太难了,而是“活着”本身就很难。评论里有人说这样的婚姻真是奇迹,对朴树来说可能真的是,细想一下吴晓敏是真的很爱他,而朴树对她可能不是简单的一个“爱”字能描述,更多的也许是一种生的希望—俗话说人活一口气,他们之间的情感就是吊着朴树的那口气。


一定有很多爱意 才能让你在爱情里舒舒服服地做自己

我有满腔爱意和勇气

你是我的爱 我愿做你的那口气


现在想起来 我们当时给班群改的备注 竟然有种预言的味道

赵敏 张无忌 周芷若 张无忌可不就是同时喜欢着她们两个人吗 或许再夹杂一个祝小昭

哈哈 真是命运捉弄 结局天定


回味了这些往事 底气忽然变得充盈起来 被这样多的人深深爱过的我 又为什么要为了一个人 这样委曲求全

那样潇洒绚烂不羁的我 没有必要为他一再低 低到尘埃里

说实话 换了这些人里任何一个  都不会舍得一天不跟我讲话 遑论好多天

要珍惜 要振作 要潇洒 姿态要好看

要做烈女 一个勇字烧在心头 一路猎猎不回头


没什么大事

理想主义+处女座+悲观  

我不快乐的地方 在于我一直非常追求完美

我最理想的状态是一直处在最开始的状态 万有引力倒海翻江 要么给我那样的浓度 要么给我足够的密度

我就是  幼稚 白痴 不清醒

我就是 玻璃心 平生最怕听到勉强两个字

我就是 中二偶尔还双标

爱情观是

若你张臂拥我坠深渊 我跃步从容

若你回身邀我闯冥殿 我笑覆天宫


我怎么可能快乐呢


放轻松啦 反正谁也不是谁最最钟意的理想型

喜欢清纯又怎样呢 反正我无论如何不会走这个路线

说到底我还是不喜欢他喜欢别的女人咯 就算只是一个喜欢的类型

可惜我是处女座

最最钟意里少一个最字都会介意的处女座

理想情人是 天造地设 天下第一登对 彼此是对方的最最钟意



理想爱情不存在 现实生活没童话

这是我一直在劝自己接受的事情




可是他很好啊 我每句抱怨他都记在心里

中秋节过生日泡汤了 他就在我生日当天来了南京
说去找他他不让 因为忙  可还是来陪我看演唱会
抱怨买了闹钟就看不到我的消息了 他就依然拿手机上床
开玩笑说别人都给女朋友买这买那 他就圣诞节问我要买什么 4月给我报销房费 7月问我要不要代购化妆品 9月千挑万选送我生日礼物 10月要用奖学金给我买东西
住的地方他从不选差的 吃饭他从不吝啬 我的小资脾气挑挑剔剔他都惯着 从来不说我败家
我😭😭😭😭

2018.10.20 可以列入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之一了
I love love love you so

你可给我少作点吧 求求你了
别仗着别人对你有一点喜欢 就开始作作作作

那是我的少年时代 是我的鲜衣怒马年少风流 是爱情友情亲情全在身边的美妙时光
那个时候 周末放学 慢吞吞地收拾东西 等着我的少年走过来向我说再见 或者我跟他一起走下楼 我向前 就能扑到来接我的爸爸怀里 他用银杏叶摆出我的名字 手里提着一盒刚买的草莓 车子开上高速 车载电台在放西雅图不眠夜的主题曲 爸爸对我说 睡一觉吧 睡一觉就到家了
到家 到家还可以有一桌香喷喷的饭菜 到厨房给妈妈一个拥抱 晚上在亮着灯的书桌前跟男朋友聊天 心满意足地道一句晚安
这是一个完美的循环
你看 这就是住校一周之后我的奖励 我还是个小朋友呢 为什么现在我就没有奖励了呢 我往前跑 可越往前跑家就越向后退 我往前跑 跑的越快回忆就消失得越快
我不啊😭 人生 为什么要是一场绵绵苦役啊

我也没有想做那种
渴望一生被安放被珍藏 免我惊免我扰的女孩子
我就是想被哄嘛
虽然没什么大事 大家也都是活得很辛苦
可 可我就想有人认为我这点苦也不该吃
特别特别紧张我啊

我也想当一个人的心肝 吃苦也无所谓

小说真是害人不浅o(´^`)o

今年get到的开房脸🌝
锤哥 是那种阳光健美天神一样伟光正的A
法鲨 略带忧郁气质 浑身都是故事 色气勾人
kiki   黑帮大佬军火贩子剧本安排上 霸道黑帮老大爱上我男主角 春风一度抵死缠绵